EN

證券簡稱:希肯文化
證券代碼:872319

Company News

公司新聞

企業融資能否迎來春暖花開?

發布時間:2019年02月14日 瀏覽次數:121次

微信圖片_20190214161258.jpg

一年之計在于春。對于中國小微企業而言,或許會經歷料峭春寒,但也終將迎來春暖花開。金融服務既是企業正常運行的“防凍液”,更是推陳出新的“營養劑”。新春佳節,多位在假期里仍對中國經濟、小微企業發展保持思考的金融界大咖,分享了他們對企業融資環境的展望。


?“今年對小微企業而言是值得期待的”

“在我看來,2019年對于實體經濟和小微企業來說,是非常值得期待的一年。”宜信公司創始人、CEO唐寧是天津人,春節,對于這位睜開眼就要為眾多人與事負責的老總而言,是難得的休息時光,但慣性使然,他無法停止思考。

“說這一年值得期待,原因有幾個:一是對于科技創新的重視程度會越來越高,有些人說,未來一段時間全球經濟都要過冬,但不論是中國還是美國,創投回報的歷史數據都說明一件事兒,那就是冬天里的好項目特別多,如果能佐以長期、耐心的資本,新經濟的崛起是非常可期的,但與此同時也要注意中國市場上的短視、過度炒作現象;二是數字普惠金融,利用數字化程度越來越高的小微企業的數字化資產(即數字化的交易信息、運營信息等),可以大幅降低傳統金融過去在服務小微企業過程中面臨的信息不對稱門檻,而網貸、互聯網金融在其中能夠起到非常重要的作用。”總而言之一句話,唐寧對未來充滿信心。

“去年,我們討論過很多次破解小微企業融資難、融資貴世界性難題的策略問題,其實問題已經比較清楚了。我個人認為,主要的解決之道重點是堅決調整產業結構,繼續供給側改革,脫虛向實,切實改善融資環境。”飛貸金融科技董事長唐俠也是個大忙人。去年,因為在金融科技服務小微企業方面的實踐,唐俠的企業還在世界銀行的評選中拿了獎。在他看來,發展小微企業對國家來說十分重要,但也相對有點復雜,著力點應該圍繞政策切實落實、切實減免稅費和改善融資環境展開,其中,融資難融資貴的問題尤為重要:“融資難的問題用科技能助力,這一點中國已走在了世界的前面,但融資難的問題是一個系統工程,它需要政策+資源+技術多方聯動才能達成成果。面對旺盛的金融需求,市場還應該有效整合資源并大膽嘗試新的金融科技;國家金融體系有巨大資源,但又害怕政策多變,且又沒有金融科技手段;金融科技公司有技術,但又沒有好的政策使它可以參與到資源的整合之中。政策、資源和技術三者的完美結合,這才是解決小微企業融資難融資貴這一世界難題的根本之道!飛貸金融科技正在這條道路上艱難地努力前行。”


?破解世界性難題,中國贏面很大

北京人過春節,迎賓待客禮數很多,全國政協委員、民建北京市委會常委安庭為了安排采訪時間,也是頗費了一番功夫。

“對于中國實體經濟,特別是優化小微企業目前的生存現狀和需要改進的點,包括融資難融資貴問題的解決,應從兩個層面來看:從國家戰略來看,營商環境的優化是全面深化改革戰略的‘先手棋’,所影響的已不僅僅是經濟領域的問題,這是國家戰略的切入點,是和每一個企業都有關聯;從企業層面來說,優化營商環境以來,特別是在‘放管服’具體施策條件下,我們國家實現企業減負達1萬億元之巨,還應該再減,讓企業能夠更多地得到實惠,那么減下來的這筆錢,我相信許多企業都會用來再投資、再興業,甚至是再創新、再創業。”而展望未來,安庭提出了幾點建議:

第一,打造“親”“清”政商環境。細化完善有關涉企涉商工作細則,為政企政商劃定“等距離”交往的標準和邊界,同時更加注意解決“不愿為和不敢為”的問題。全面建立黨政領導干部聯系服務企業的工作機制。

第二,建立低成本的健康競爭環境。應大幅度降低小微企業的稅收和用工成本,鼓勵支持應屆大學畢業生到非公企業工作。

第三,著力解決小微企業融資難、融資貴問題。建立小微企業互助貸款風險補償擔保基金。

商務部研究院國際市場研究所副所長白明也是老北京,因為迎來送往時間不可控,他對采訪時間的建議是別太早。

“實體經濟發展最主要是創造自我生長的環境。過去支持小微企業發展主要強調提升個體競爭力,但時間長了我們發現,市場對于企業的考察往往是整體性的,而過度強調個體,就難以避免贏了一個、輸了一片的情況。當然,競爭就是優勝劣汰,但我覺得我們應該讓優的更多一些,絕大多數良的企業生存成本降低一下,成為優的后備軍,同時為社會解決就業問題。”白明開宗明義。

在他看來,金融支持小微企業,很多人認為尤努斯在孟加拉的實踐為相似案例找到了答案,白明也去過孟加拉,在他看來,中國現在在融資難融資貴這個世界性難題上的破題,比孟加拉還要成熟得多:“尤努斯在鄉村進行的小微貸款讓很多女性獲得了就業機會,但孟加拉的經濟實力和中國又沒法比,我們應更多發揮產業鏈的集體優勢,因為產業鏈上有園區,有企業,在國際國內分工中有位置,通過市場方式,讓金融與企業之間進行良性合作。”


?實現從“寬貨幣”向“寬信用”轉變

在接受本報記者采訪時,中國人民大學重陽金融研究院副院長董希淼很想談談貨幣政策話題,事實上,為了這個話題的交流,采訪者與被采訪者之間節前已經約了很多次了。

“2018年,中國人民銀行連續四次降低存款準備金率,同時通過相關貨幣政策操作工作,加大對貨幣政策的預調微調;2019年1月2日,央行調整了普惠金融小微企業貸款考核標準,1月4日實施了全面降準,整個市場流動性保持合理充裕。日前,美聯儲有意放緩甚至暫停加息進程,也為我國貨幣政策進一步調整提供了更為寬松的外部環境。央行將可能綜合運用各種工具,采取不同價格和期限的政策組合,加大對市場流動性的適時調控,繼續實施定向降準的可能性也比較大,預計全年降準2—3次。”董希淼打開了話匣子。

在連續多次降準和公開市場操作之后,流動性已經較為充裕,而如何實現從“寬貨幣”向“寬信用”轉變,貨幣政策傳導是重要的環節。因此,將進一步疏通貨幣政策傳導機制,加大對金融機構的正向激勵,使流動性能夠更有效率地注入實體企業。監管部門和金融機構要進一步創新產品和服務,暢通直接融資渠道,加大對關系國計民生重點領域、金融薄弱環節等支持;要進一步完善盡職免責和容錯糾錯機制,打消基層機構和從業人員服務小微和民營企業的顧慮。

要做到寬信用,不那么容易。但在董希淼看來,寬信用這件事有點難是正常的,信用不能太寬,因為有些教訓還在眼前。

他同時表示,金融機構和監管部門加強對小微和民營企業的支持和服務,應堅持市場化、法治化原則,既要解決“不敢貸”“不愿貸”問題,又要防止出現“硬給貸”“非給貸”現象;應盡量減少強制性、“一刀切”的措施,尊重微觀市場主體自主經營權利,不直接介入具體的企業和項目。

“金融機構要在掌握企業經營情況和融資需求的基礎上,將資源配置到暫時遇到困難但有市場競爭力的企業;要堅持商業可持續原則,探索長效機制,通過優化流程、創新產品等來提升對小微企業的服務。尤其是要防止地方政府以貫徹落實政策為由,將不符合信貸基本條件的政府融資平臺和僵尸企業強行塞給銀行;要防止部分小微和民營企業從銀行獲得低成本貸款后,將資金違規轉入房地產公司和民間借貸市場。”董希淼表示。

微信圖片_20190214161744.jpg


轉載:人民政協報財經周刊(文/本報記者 崔呂萍)

双色球16009期蓝球预测